快捷搜索:

首届法显文化国际论坛开幕 纯一法师阐述中斯佛

  “法显文化与新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论坛(斯里兰卡-2019)”在斯里兰卡国会大厦隆重开幕

  纯一大和尚在开幕式上讲话,首先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对论坛的召开表示热烈地祝贺

  与会嘉宾认线日上午,斯里兰卡国会大厦庄严非凡,首届法显文化和新世纪丝绸之路国际论坛在这里隆重开幕,让人犹如置身于中斯友好的热情海洋。斯里兰卡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先生,斯里兰卡议长卡鲁·贾亚苏里亚先生,斯里兰卡佛教与西北省发展部部长卡米尼·贾亚维克拉玛先生,斯里兰卡住房建筑与文化部部长薩吉特·普雷玛达薩先生,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斯里兰卡大使程学源先生,中国佛教代表团团长纯一法师,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代表团副团长常藏法师,辽宁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吉林延边州佛教协会会长明宽法师,龙华学院郝唯民教授,护法居士陈妙玲伉俪等中斯两国嘉宾共一千多人参加。

  纯一法师首先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对论坛的召开表示热烈地祝贺。他表示,法显大师不畏千山阻隔来斯求法,不仅将佛法宝藏传到了东方大地,也将友谊的种子播洒在两国人民心中。希望中斯佛教界进一步加强各层面交流,推进佛教人才培养,扩大佛教学术交流,让中斯两国交往永续华章。

  普雷马达萨部长充分肯定论坛举办的重要意义,详细介绍了法显西行求法的经历,表示其求法精神为世人所敬仰。他称赞法显是中斯佛教交流的先驱,中斯友谊的开拓者。

  佩雷拉部长表示,在西古城无畏山寺的法显铜像是唯一一个在斯佛教圣地矗立的外国佛教人物铜像,这充分显示了中斯友好情谊。他盛赞法显大师不畏艰难,一心求法的精神,表示无论北传佛教、南传佛教和藏传佛教,根本上是一致的,都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斯中佛缘深厚,两国友好基础坚实深厚。斯佛教部将继续推动中斯佛教的合作与发展。

  卡鲁议长表示,非常高兴参加此次盛会。法显大师令人崇敬。感谢中国为斯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的巨大帮助,希望斯中双方继续弘扬法显精神,深化斯中各领域交流与合作。

  中国佛教代表团团长纯一大和尚在发言时,特别提到法显大师与中斯两国的深厚渊源,并代表中国佛教界发表三点建议和希望,真切祈愿世界和平、众生友爱,中斯两国交往永续华章!两国佛教界交流再续华章!以下为纯一大和尚致辞全文:

  佛缘结千载,山海同此心。在这荷花绽放的美好时节,我们中国佛教代表团应邀前来,躬逢盛会,因缘殊胜。自从踏上斯里兰卡这块神奇而美丽的土地,就一直沉浸在深深的感动中。斯里兰卡厚重的历史文明,中斯两国源远流长的文化互鉴,斯里兰卡宗教界和人民的友好热情,都让我铭感五内,永志难忘。

  古往今来,中斯文明,一衣带水,从未被时空阻断。正如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所说:“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我们跨越时空,不远万里,就是要寻求志同道合朋友的“逐梦”共识,增进两国佛教界的法情道谊,助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景。斯里兰卡与中国,国与国之间、佛教界与佛教界之间,就是这样的朋友,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亦然。

  今天,由斯里兰卡龙华书院主办、山西临汾市法显文化研究会协办、法显文化与新世纪海上丝路国际论坛参与的纪念法显诞辰1682周年、法显大师斯里兰卡求法1620周年大会在此隆重召开,可谓一时千载、千载一时的盛举,在此,我谨代表中国佛教协会致以最热烈的祝贺!

  1620年前的今天,法显大师不畏千山阻隔、万里鲸波,以为法舍身的大无畏气概,九死一生,来到美丽的佛国斯里兰卡。他从遥远的东方,带来了中国人民的上深情厚谊,又从佛国寻得宝贵的经卷后,带回中国。他将友谊的种子播撒在中斯两国人民的心中,将佛法的宝藏传播到了东方大地。千载悠悠远逝,世间沧海桑田。法显大师万里求法的壮举震古烁今,他的名字闪亮而崇高,与日月同辉!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进入新时代,习总书记在访问斯里兰卡时曾豪迈地指出,“中斯关系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面临新的发展机遇。”“我们要对接发展战略,做同舟共济的逐梦伙伴。”旨哉斯言,两国人民和佛教界人士,在全球一体化、世界多元化的今天,唯有继承先贤遗志,同舟共济,方能行稳致远。

  中国和斯里兰卡的交往,始于高僧法显开启的千年佛缘,自此薪火相传,不绝如缕。郑和七次远洋航海的历史纽带,患难见真情的米胶协定,两国人民在印度洋海啸和汶川地震中守望相助……一个个历史的瞬间,凝聚成两个国家共同的记忆,鉴往知来,心手相连,迈向新时代。

  法显大师,既是一代高僧,也是我国古代一位伟大的旅行家和杰出的佛教翻译家,62岁时,他从长安出发,穿越茫茫戈壁,九死一生,抵达斯里兰卡,带回梵本佛经数十种,译经数十卷。两国人民都深切怀念他为中斯文明发展作出的卓越贡献。法显大师在斯里兰卡备受尊崇,他的著作多次被翻译成僧伽罗语;大师曾在通往圣足山途中的一个山洞度过一段禅修的美好时光,如今这个山洞以“法显洞”命名而闻名。

  现代斯里兰卡历史上最受尊崇的一位高僧巴兰高达大长老BalangodaAnanda Maitreya Maha Thero说:“法显这位伟大的僧人,这位百折不挠的菩萨,将他的心灵奉献给了佛教,用他的光辉人格树立了楷模。”

  “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大佛顶首楞严经》)修身修心,只为阐扬佛法;正信正行,总念慈航普度。法显大师对佛陀律教的译传、面对艰难困苦时的勇气、知行合一百折不挠的信心,必将永世传扬。

  1600年来,中斯佛教一直保持着友好的交流传统,尤其是近几十年来,两国佛教领袖率团互访、举办多层次交流活动与留学生互派等积极举措,都极大地推进了双方对对方佛教传统的认知,影响深远。2007年8月,中国佛教协会一诚会长,也是本人的恩师,赴斯里兰卡参加康提佛牙节,两国佛教界进一步互通有无,增加法谊、共宣佛旨。

  时代在变,世界在变。诚如斯里兰卡名言所说:“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只有‘任何事物都是在不断变化的’这条真理。”同样,佛教也在越来越深刻地影响并改变着世界,在喧嚣浮躁的当下,带给人们安宁,守护精神家园,构建命运共同体。

  法显大师在《佛国记》中提到,当时斯里兰卡“有六万僧”,堪称“佛法之岛”。每每读到那些穿越时空的文字,心中不由时常浮现出明代诗人谢肃登临天风海涛亭时,写下的这句诗:“佛国有珠悬白月,光华无处不圆通。”而这,与我在斯里兰卡所见所闻所感,是完全一致、感同身受的。

  为此,我代表中国佛教界发表以下几点建议和希望:一是进一步加强中斯两国佛教界之间各层面的交流。中国佛教界和斯里兰卡佛教界不仅有着千年佛缘,而且近几十年来交流频繁,硕果累累。中国有句谚语说得好,“亲戚是走出来的”,就是说,即便在有血像关系的亲属之间,也需要多来往、多交流。通过在交流互动中培植相互认同、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的感情基础,促进两国佛教界的合作更顺利和持续地展开。

  今天,我们一起隆重纪念法显大师,就是两国佛教交流事业中的一大盛事,希望此类活动能常态化、持续化。二是推进佛教人才的合作培养。我们欣喜地看到,近几十年来,有数量众多的中国年轻僧人选择到斯里兰卡留学,主要是修习佛教专业。不少法师获得了硕士或博土学位,回国之后,在我国的寺院和学术机构发挥了积极作用。也有斯里兰卡的留学生在中国的大学留学。留学僧的培养也是促进两国文化交流与进一步扩大的重要内容与举措。目前的留学活动大多是个人选择,而不是组织性的行为。两国佛教界可就互派留学僧的事宜展开协商和合作,让更多的学僧实现留学梦。

  三是扩大佛教学术交流。客观地说,中国大陆的佛教研究偏重于汉传佛教的研究,对南传上座部佛教的研究无论是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远远不够。这种状况也影响到中国佛教学术界与斯里兰卡佛教学术界之间的交流。随着越来越多的留学僧回国服务,我觉得两国佛教学术交流的机缘已经慢慢成熟。两国佛教界的当务之急是与学术界联手,共同搭建佛教学术交流的良好平台,如定期召开由两国法师和学者共同参加的中斯佛学国际论坛等。

  佛法圆通无碍,慈悲普照世间,在此,真切祈愿世界和平、众生友爱,中斯两国交往永续华章!两国佛教界交流再续新篇!

  佛法圆通无碍,慈悲普照世间,在此真切祈愿世界和平、众生友爱,中斯两国交往永续华章!两国佛教界交流再续华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