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菜场片鱼也可以是一种艺术

  菜市场中新设一摊并立一牌,上书七字“阿贵无刺青鱼片”。摊极简且无祝贺花篮、音响助阵,“无刺青鱼片”几个字却有最佳广告传播效应;菜市场里的人们很快都知道有个摊主叫阿贵。

  只见阿贵从水盆中捞起一条青鱼,提一把普通菜刀,由鱼鳃处斜入,从鱼脊处开背、从鱼尾处前推、在皮肉交合处开一小口后放下刀,拽住鱼皮一声“刺啦”,两片玉色鱼身置于案上;提刀在大骨边部划开一道浅槽,用力一拽便骨肉分离;脱下手套,双手轻触鱼身宛若“按摩”,横刀轻轻剔出一片片薄如蝉翼的鱼肉,迎光亮可见根根细如银针的小刺。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刚柔并济,仅六七分钟工夫就大功告成,神奇之处在于全程只用这一把刀。摊档外排着七八近十者,皆静候无人催促。

  鱼蛋肉,鱼排于首;既有高蛋白又有低脂肪。鱼片更是好东西,味鲜柔糯入口即化,尤适中老年人与稚童。到酒家饭店享用,味美价高量少,“打牙祭”尚可但难以持续;而在家笨手笨脚地依样画葫芦,费时费力不说,那些似乎来无影去无踪的小刺难以根本“肃清”,对老人小孩实在是个严重的潜在威胁。有阿贵专业操刀并以“无刺”为卖点,当然顾客盈门。

  自然想起了“庖丁解牛”。透过《庄子》里那些实在有点艰深晦涩的古文,知道这篇道家经典是用文惠君和厨师庖丁的对话,告诉后人认识事物客观规律如何重要的哲理;而在普通人看来,刀不卷刃地将硕大的肥牛放倒,并分成牛筋牛腱牛排……才是关键。至于屠牛的节奏和韵律“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让人如观赏舞蹈般的赏心悦目,既有寓言意味的夸张杜撰也有行文的汪洋恣肆,精彩未必当真。但作为一个耳熟能详的典故流传到东瀛,就让“庖丁”成了日语中“切菜刀”的发音。在业外人士看来,阿贵不会解牛,庖丁未必会解鱼,各有所长罢;文惠君在世也会对阿贵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只是阿贵案下满是鳞片内脏血水,身影忙碌全无《桑林》的舞蹈柔美更不合《经首》的乐韵,鱼且如此何况于牛?

  阿贵也不像庖丁那样“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见盆里仅一条鱼在孤零零地游荡,便放下刀用块抹布擦擦手,转身向排队的人们挥挥手:后面的回家吧。而人们则央求地说再搞一条来吧,家里等着鱼片下锅呢。他嘟囔着“吃力死了,早上三点起来批鱼、磨刀、杀鱼,切鱼片,没停过呢。”话如此,很快不知从哪送来一鼓鼓囊囊的塑料袋,打开竟是两条硕大的青鱼。

  阿贵切好鱼片上浆过秤,明码标价“每斤34元”;当日活青鱼每斤12元,“无刺青鱼片”溢价直逼300%大关,但似乎无人嫌贵。听着边上小喇叭里不时传来“支付宝到账……”觉得这几乎就是细分客户需求、拓展市场空间、“一招鲜吃遍天”,劳动创造价值……等等经典概念的实践与演绎。(陈茂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